铁算盆网王中王中王四肖中特
站内搜索        项目查询   专家查询   网站地图   重大项目要览   管理规章   
加入收藏 加入收藏     设为首页 设为首页   

学术研讨>>学者传真

鲐背犹存青云志 老骥常怀慈教心

——?#19994;?#32769;师顾明远先生

  2019年04月15日08:27  来源:光明日报

学人小传

顾明远,1929年生,现为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、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、中国教育学会会长、世界比较教育学会联合会联?#29616;?#24109;等职。多次支持国家及教育部重大项目,发表论文600余篇,著述30余部,并主编《教育大辞典》《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》等多部大型教育工具书。1991年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;1997年获曾宪梓教育基金会高等师范院校教师一等奖;1999年获北京?#23567;?#20154;民教师?#32972;?#21495;;2001年获香港教育学院首届名誉教育博士学位;2008年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聘为首位中国籍荣誉教授;2009年获澳门大学、日本创价大学名誉博士学位;2014年获“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”。

小时候真没少写“?#19994;?#32769;师”这样的命题作文,今天再次面对这个题目时,发现依旧是那么难,甚至不知从何落笔,因为要写的是一位已站立讲台足足70年的“教育老兵”——?#19994;?#21338;士生导师顾明远先生。

博学而笃志

切问而近思

?#26377;?#23398;教师到中学教师,再到后来的大学教授、博导,顾先生已从事教育工作整整70个春秋。其实对于他来讲,走进教育这座百草园有些“阴差阳错”。1948年,青春年少的他抱着工业救国的理想,报考了清华大学的建筑系和上海交通大学的运输管理系,但均落榜。

为减轻家庭负担,顾先生经人介绍到上海私立荣海小学担任教员。而正是这一年,原本迫于生计的教学工作,却?#39038;?#28145;深地爱上了教师这个职业。次年,他毅然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,随后又被派往苏联国立莫斯科?#24515;?#24072;范学院留学,?#28304;?#24320;启了自己的教育人生。

70年来,顾先生从未间断过对教育问题的思考、探索与?#23548;?#19981;仅成为我国比较教育学的重要奠基人(仅比较教育专业的博士就培养了近60位),而且近乎涉足了教育学的所有分支并均有建树,称得上是当代教育领域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。

但是,每当谈及自己的学术成就,顾先生总是谦虚地?#25285;骸?#25105;这辈子在学术研究方面没有什么很大的成果,主要是主编?#24605;副?#24037;具书。?#27604;?#32780;,这?#21103;?#24037;具书?#27425;?#19968;例外都成为我国教育学领域的划时代成果。

1986年11月,中国教育学会召开第二次年会。其间,张承先会长、吕型伟副会长?#19994;?#39038;先生,建议他为中学教师编一部《教育大辞典?#32602;?#20197;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。曾有人?#25285;?#22914;果想要惩罚别人,就让他去编辞典吧。在随后的12年里,作为主编的顾先生真切地体会到了这句话背后的酸甜苦辣。

《教育大辞典》总计收词2.5万余条,而顾先生与师母周蕖先生逐一审定了每一个词条。据他回忆,当时没有计算机,所有文稿均为?#20013;矗?#22534;满了家中整整一张床。

就在《教育大辞典》编纂工作完成后不久,顾先生又即刻担任了《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》的主编。全书分25卷,?#24535;?#36807;了一个12年,才得以在2013年4月正式出版。

在这12年的编写工作中,年至耄耋的顾先生绝非一个挂名主编,而是竭尽全力审阅和近乎修订了所有条目。而此?#26412;?#31163;《教育大辞典》成书,已过去10余年。于是,他刚放下《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?#32602;?#21448;再次拾起《教育大辞典?#32602;?#30528;手主持重修增补工作。

不?#20204;埃?#39038;先生突然说颈椎不舒服。我们陪他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是伏案工作过久所致,因此要求他近期?#33795;?#24037;作,结果顾先生?#25285;骸?#19981;工作怎么?#26657;?#22823;辞典我还得一个字一个字看,现在不赶紧弄,过两年我就更干不动了。”

除了数十年如一日亲力亲为,主持多部大型教育辞书的编修工作,90岁高龄的顾先生至今每年还要写作、发表10万余字,并坚持为北京师范大学的本科生和校长培训学院?#37096;巍?#22312;他眼里,学生的成长就是他生命的价值所在和快乐的?#24904;?/p>

2018年9月9日,顾先生荣获北京师范大学?#21834;?#22235;有’好老师终身成就奖”。他在获奖感言中说道:“我要?#34892;晃业?#23398;生们,是他们促使我不断学习,不敢懈怠,是他们给予我生命的价值和快乐!就是在他们的成绩和进步基础上,我获得了成就?#23567;?#25105;为他们的进步和成就感到?#38498;饋!?/p>

虽是?#20381;?#28385;天下,著作等身?#32772;?#39038;先生却虚怀若谷。他是我国第一位引进“终身学习”理念的学者,也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这一理念。他对新鲜事物从来不持任?#38395;?#26021;态度,而是常怀好奇之心、学习之心。他70岁才开始学电脑,但如今可以熟练使用电脑进行办公、写作,用起Ipad、微信、微博、在线支付、表情包等“时髦产品”样样不落于人后。

顾先生常?#25285;?#25945;师不仅要定期进行专?#23548;?#26415;进修,还要不断深入了解年轻人的世界并向他们学习。在一次对话活动中,他言道:“现在很多的网络语言我也不会,也需要不断学习,跟学生沟通,你不会网络语言可不?#23567;!?/p>

即便是在做学问上,作为一位学界公?#31995;?#22823;师级人物,顾先生?#21019;硬怀?#20110;说向后辈晚学学习。前段时间,他在办公室听说学院的博士生正在会议室答辩,立刻提出要去旁听。当答辩委员们请先生提意见时,他却?#25285;骸?#25105;没有看过学生的论文,我是外?#26657;?#19981;能乱?#25285;?#25105;就是来听听,学习学习。”

顾先生长期致力于基础研究和教育科研人才培养工作,坚持学习,不断发展。他以家国天下的达阔胸襟,积极参与我国?#27597;?#24320;放以来的历次重大教育?#27597;?#30340;政策研究与咨询工作,为新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?#24576;?#36129;献。

比如,在?#27597;?#24320;放初期,我国教师队伍质量堪忧,社会地位和生活待遇?#24049;艿停?#24456;少人?#25954;?#20174;教。顾先生认为,我们一方面要大力呼吁社会尊师重教,另一方面,教师自身也要提高专业水平,值得让社会尊重。因此,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,他着力为教师创造进修和提高的条件,并认为设立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是一个最佳途径。

尽管遭到当时一些人的反对,顾先生还是坚持据理力争,在当时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领导下,着手筹备为中学教师设置教育硕士专业学位,经过多年努力,终于在1996年获得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的通过。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的设立是我国教育史?#31995;?#19968;个里程碑。每每谈到这里,顾先生总会非常?#38498;?#22320;?#25285;?#20419;成此事是他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成就。

在制定《国家中长期教育?#27597;?#21644;发展规划纲要?#32602;?010-2020年)时,顾先生受命担任战略专题组组长,全程参与了纲要的起草、征求意见和定稿工作。如今,为更好地落实纲要精神,鲐?#25345;?#24180;的他作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、“推进素质教育?#27597;?#32452;”组长,带着对教育事业不减的爱和执着,依旧奔走于祖国的大江南北,深入一线考察各地教育存在的现实问题,为国家的教育决策提供依据,并基于?#23548;?#19981;断反思和修订自己的教育思想与政策主张。

“办好每一所学校,教好每一个学生,成就每一位教师。”这是顾先生穷其一生、为之奋斗的目标。

行文简浅显

做事诚平恒

顾先生的文章向来是“简浅显”。成尚荣先生曾将他的表达风格概括为丰厚的简要、深刻的朴素、白描中的深描、表达风格的多样化。

“简”是“简明扼要”。顾先生写东西向来是有话则长、无话则短,三五百字能说清楚的问题绝对不用一千字。他?#25285;骸?#22823;家?#24049;?#24537;,谁有时间看你长篇大论。”

“浅”是“深入浅出”。顾先生不仅从不自造一些莫名其妙的词句,而且尽可能使用通俗易懂的“大白话”。他?#25285;骸?#25991;章就是写给人看的,别人看不懂我还写它干吗?我写的东西主要是给中小学教师看的,那我就得用他们能看懂的语言。”

“显”是“显豁直露”。顾先生的文章都是?#21271;?#20027;题,亮明观点,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,从不“和稀泥”“打太极”。

许多人都听过顾先生的四句教育信条: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,没有兴趣就没有学习,学生成长在活动中,教师育人在细微处。”乍眼?#24904;ィ?#24456;多人都会觉得“一点儿都不高级”。坦?#31995;?#35762;,在若干年前?#19994;?#19968;次看到这四句话时,也理解不了究竟高明在何处。但这些年,当自己增长了些许阅历,尤其是走向教师岗位后,愈发觉得这四句话是“着意寻香不肯香,香在无寻处?#20445;?#29369;如一杯上等的清茶,入口无味,品后回甘,关键是生津解渴,道尽多少深意。

而对他人那种“玄之?#20013;?#30340;文章,顾先生也不随便指责,?#27604;?#26356;不会迎合,而是耿直地给出三个字:“看不懂。”

常言道:“文如其人。?#26412;?#20687;顾先生的文章一样,他与师母在待人接物上都有着老一辈学人特有的那?#25191;看?#19982;质朴。先生家中至今还是水泥地,摆放的全是几十年前的老式家具,天花板上挂着最简单的灯泡。每回与二老用?#20572;?#20182;们都强调一定要“光盘”。有次师门聚会,弟子们切?#26696;猓?#20108;?#29616;?#30528;?#26696;?#22806;圈套着的包装纸说“哎呀,上头还沾着很多奶?#20572;?#21035;浪费了?#20445;?#35828;罢急忙拿起刀叉抢过包装纸开始往自?#21495;?#37324;刮。

2016年8月,中国教育学会比较教育分会和北京师范大学联?#29616;?#21150;第十六届世界比较教育大会,这个大会素有“比较教育学科的奥运会”之称。这是世界比较教育学会联合会成立40多年来第一次在中国举办该会议。顾先生在开幕式致辞中言道:“我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了世界比较教育大会在中国召开,很多老先生都故去了,我还以为我也等不到今天。”

然而,即便是顾先生期盼了一辈子的盛会,我事后看?#25945;?#21457;布的现场照片?#27604;?#21457;现,他手中的致辞稿竟然是?#27809;?#25910;纸反面打印的。?#19994;?#26102;发了一条“朋友圈”感慨先生的节俭,一位师姐回复道:“他习惯了。”

虽如是简朴,顾先生捐起钱?#24904;?#19968;点儿都不“手紧”。自1996年起,他每年捐出自己的部分工资,用以资助10位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,坚持至今且不断提高捐资力度。1998年,他将自己在日本讲学时节省下的?#37096;?#36153;以及获得的曾宪梓师范教育一等奖奖金悉数捐出,发起成立“顾明远教育研究发展基金”。

20年来,顾明远教育研究发展基金从无到有,?#26377;?#21040;大,从?#32972;?#30340;个人捐赠到如今社会各界的?#39184;?#25903;持,先后筹集到公益资金1000余万元人民币,在我国教育领域树立了一面公益事业的旗帜。2014年,顾先生荣获吴玉章人文社科终身成就奖,并将获得的100万元奖金全部捐出。2018年,他又将?#21834;?#22235;有’好老师终身成就奖”的100万元奖金全部捐出,用以支持青年教师的发展。

在我跟随顾先生的这些年中,多次陪同他到全国各地参会、访问,先生对?#38498;?#20303;?#20889;?#19981;提任何特殊要求,反倒是总强调让对方订“经济舱”“二等座”“标间”“工作餐?#20445;?#29978;至以不答应就不去“相挟”。每年数十家单位、个人请先生题字,他可谓有求必应。有一次在湖南访?#23460;?#25152;农村小学,校长希望先生为该校题字。写罢后,随行的老师们也都纷?#21672;俠辞?#23383;。眼见着人越来越多,我?#21525;?#30528;他,就想帮助挡挡,结果我反倒是被他给挡了下来。

有一次在济南出差,又发生类似情况。事后我?#36739;?#24525;不住跟顾先生?#25285;骸耙院?#36825;种情况您该拒的就拒,别累着自己。”结果他?#25285;骸?#20889;几个字有什么累的,而且我这是拿他们的纸练字,在家里我还没这么大的桌子拿来练大字呢!”

要顾先生的字不难,但是他定了一个规矩,那就是不接受任何?#38382;?#30340;润笔费。每当有人要给润笔费,他就?#25285;骸?#25105;又不是书法家,要什?#24904;?#31508;费。?#27604;?#26524;别人执意要给,他就立刻“翻?#22330;保骸澳?#36825;字你就别拿走了!”

上海一所学校?#19994;?#25105;,想求顾先生为他们题字。或许,他们早知先生不收润?#21490;训?#35268;矩,于是表示?#25954;?#32473;顾明远教育研究发展基金捐赠。我告知顾先生后,他回复道:“题字可以,但是写字不收钱。捐款不与写字挂?#22330;!?/p>

2018年暑假,一位校长联系我向顾先生求字,并委托我把字快递给他,且叮嘱?#21490;训?#20184;。由于我回老家休假,便告知先生,我在网上下好单,快递员会上门取字,?#22987;?#20449;息我已填具,届时告诉他?#21490;训礁都?#21487;。谁知取件后,顾先生微信回?#27425;遥骸?#23383;已寄出,邮费已付。”我?#25285;骸?#20154;家向您求字,哪有让您出?#21490;训?#36947;理啊!”他回复道:“每次给人写字都是周老师(即师母)帮?#19994;?#38468;近?#31034;?#21435;寄。没有不付款的习惯。”

“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。”顾先生的名?#24535;?#26159;对他的真实写照。尽管数十年来在学术界和?#23548;?#39046;域都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,但他从不计较名利,且始终为人低调,绝不倨傲自尊。

2018年是顾先生从教70周年,师门本想好?#20204;?#31069;一下,无奈先生却坚决反对。后来,我们提出不搞庆祝活动,办个顾明远教育思想研讨会。但他早已猜透我们那点“花花肠子?#20445;?#34920;?#23613;?#21516;学之间研?#20013;?#38382;题可以,大家?#20040;?#32858;聚?#20445;?#20294;反?#36766;?#35843;“千万不要搞歌功颂德的活动”“第一不请领导,第二不请?#25945;澹?#31532;三不请比较院(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)以外的人?#20445;?#24182;在微信工作群里特别叮嘱院长一定要把好这个关。后来大家劝?#25285;?#26082;然是学术研讨会,不请学院以外的人不?#31069;?#39038;先生才勉强收回第三条,但对于前?#25945;酰?#20219;你们怎般“花言巧语?#20445;?#20182;老人家就是“油盐不进”。

春风化雨

博文约礼

我是2015年才拜入顾先生门下攻读博士学位的,当时他已84岁高龄。很多人?#24049;?#22855;,像顾先生这把年纪、这样地位的人,真会给我这样一个小小的研究生以学术?#31995;?#25351;导吗?我可?#38498;?#32943;定地?#25285;?#20182;与其他博导别无二致,甚至比很多博导还能“导”。

我博士入学第一天,顾先生就给我列书单,告诉我:“一定要多看书。虽然研究教育,但不能仅仅看教育方面的书。理解教育先要理解背后的历史和文化。你要看?#27425;?#26041;哲学史、文化史。虽然我们主要研究别人的教育,但先要对自己的教育有了解,所以你还要读读中国教育史。”

?#19994;笔本?#24471;顾先生只是说说罢了。然而,到了第一个学期结束时,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收到他老人家的短信:“小丁,这个学期结束了,你该交作业了,把这学期看过的书写份读书报告给我。”这可真是吓出我一身冷汗,因为我压根就没翻几?#24120;?#21482;能赶紧加班加点,囫囵吞枣地看?#24605;副?#20070;,“对付”一份读书报告交差。

顾先生看完后回复:“读书报告写得不错,梳理得挺清楚的,下面看?#26149;?#24311;顿的《文明的冲突》。除了学术,其他文化艺术方面的书也要多看,比如看看莎士比亚,提升一?#20262;?#24049;的文化修养。”所?#36816;担?#39038;先生不仅管我,管?#27809;?#24456;“宽”。

“博一”下学期刚开学,顾先生就开始将论?#30446;?#39064;提上日程,不仅早早就让我着手选题,撰?#27425;?#29486;综述,还定期检查?#19994;?#21151;课。在很多同学都还没定题时,我就被他“逼”得写完了开题报告。2017年,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访学,原本计划2018年3月回国前给他论文初稿,自认为时间充裕,所以每天优哉游哉。

结果到了2017年11月,顾先生突然跑来“恐吓”我,发微信让我年前把初稿交给他。这一杆子就把?#19994;摹?#27515;期?#20445;╠eadline)提前了足足三个月。在随后的两个多月里,我真是寝食难安,醒着写论文,做?#20301;?#22312;写论文。其结果却相当好,我又在很多同学论文还没影儿的时候,就被顾先生“逼”得写完了全稿。

所?#36816;担?#22823;家每次提到顾先生总是说他怎样怎样平易近人,怎样怎样慈祥和蔼,那是没见过他老人家?#31995;?#26102;候。

我是踩着截止日期交的稿,也就是除夕当天,顾先生用?#22987;?#22238;复道:“我眼睛不好,得让我慢慢看。”我原本想着,先生不可能大过年的给我看论文,可以趁机逍遥?#25945;臁?#20294;是,就在大年初二,他就给我回了?#22987;骸?#35770;文草草地看了一遍,意见详见文中批注。”

也就是?#25285;?#39038;先生真的是在除夕和大年初一给我看论文,而当我打开他返回的文件时,发现他明显在“撒?#36873;薄?#20808;生连我文中的错别字、病句、标点符号使用不当?#23478;?#19968;标出了,这也能?#23567;?#33609;草地看了一遍?#20445;?/p>

真的难以想象,一位年近九十的老者,怎样做到在过年时用?#25945;?#26102;间仔细阅读完学生一篇二十五万字的学位论文。

我不禁又想起开题那段时间,有一天一大早走进顾先生的办公室,发现他已经开始工作了。他正低着?#32602;?#21452;目随着手?#31995;?#25918;大镜缓缓地在?#19994;目?#39064;报告上游走,而且专注得连我进屋都没有意识到。

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有一缕阳光照进顾先生背后的窗台,照得他满头银发一闪一闪。那一刻,我有些泪目。我想这就是启功先生说的“人师”吧——无论成就多大,无论地位多高,他永远没有忘记自己首先是一位老师,教书育人永远是自己最首要的工作。

颜回说孔子是“夫子循循?#26420;?#20154;,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”。即便如今我已走上工作岗位,顾先生也从不忘叮嘱我要广读书、勤动笔,每回见到我?#23478;首?#36817;看了什么书,写了什?#27425;?#31456;。

除了做学问,顾先生在为人处世方面对我也是勤加教导。比如每次坐?#25285;?#21482;要还有其他陪同人员,先生就一定记得小声叮嘱我:?#28595;?#20808;上?#25285;?#22352;到后头去。”

有一次席间,有人在微信上找我有事,我便在餐桌上回了一阵。餐后,顾先生见大家走了,就过来跟我?#25285;骸?#21018;吃饭的时候,你拿着手机干些什么啊?#31185;?#20182;人都在说话,你一人一直在那低着头点手机。”

顾先生是想教育我这样不礼貌,但他不是上来直?#20248;?#22836;盖脸地训我一顿,而是用非常平和的语气问我为什么要在别人说话的时候?#39277;?#25163;机。我想这就是先生说的“育人在细微处”吧。

润物细无声。

顾先生是名副其实的严师,也是当之无愧的慈师。他在做学问和做人上对我严格要求,生活上则对我疼爱有加。先生平时有什么好?#38498;?#21917;总是惦记着我。我每次回老家,他总是要塞一些东西让我带回去给父母。

前两年,家父来京?#24202; ?#39038;先生听说了,跟我?#25285;骸?#36825;段时间就别管我了,好好照顾你父亲。?#27604;?#21518;欲言又止地说了句:“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。”晚上,先生给我发短信:“好好给你?#30422;字?#30149;,不要担心经济问题,有需要跟我说。”从那之后,先生隔段时间就要询问我父亲的病情,并且反?#36766;?#35843;要我“有需要就开口”。

2018年毕业前夕,当我?#33539;?#35201;加入“北漂一族”后,顾先生给我发了条微信:“小丁,你刚毕业,有钱租房子吗?有需要跟我说。”我找好房子后,他又问我:?#28595;?#31199;的房子怎么样?东西?#35745;?#20840;吗?我下次带些锅碗瓢盆给你吧。”

“学而不厌的书生”?#22885;?#24049;宽人的君子”“诲人不倦的先生”“和蔼可亲的爷爷”……这就是?#19994;?#32769;师顾明远先生。

(作者:丁瑞常,2015年—2018年于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顾明远先生。毕业后留校任教,兼任顾先生助理。本文部分内容参考《顾明远教育口述史?#32602;?#19988;部分内容已发表于《新课程评论》2018年第10期。)

(责编:孙爽、闫妍)


点击返回首页

点击返回顶部
铁算盆网王中王中王四肖中特